灯也。

每一场完美的谋杀之前,都会有一场完美的爱情。

一点杂想*

突然觉得“无意识”的状态有一种迷人的魔力。

一个人对镜梳妆的目的应该是对美的追求,认为镜子里的人=美的时候,人往往无动于衷,稀疏平常。

但当别人说出“你很美”,即为意识到“美=自己”的时候,通常又会变得羞怯起来。

其实还可以换成别的例子。

比如一个男人,他喜欢穿女装。

但他在穿女装的技术性问题上往往想不起来要羞耻。

他当然明白女装癖非常态,可以说是变态,但当“这个穿女装的变态”和“自己”划上等号前,他往往是想不起来要羞耻的。

这种介于“有认知”和“无自知”之间的状态有一种令人着迷的魔力。

大概这就是羞耻PLAY的源动力吧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