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也。

每一场完美的谋杀之前,都会有一场完美的爱情。

今天考试时的一点小感想*

        女人的嘴唇在周身烟雾缭绕的衬托下仿佛是鲜血涂就的一般,妖冶而又慎人,她深吸了一口烟:“小朋友,时不我待,春宵苦短。及时行乐,勿负良辰啊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他似乎都快记不清那个女人的样貌,可她那殷得滴血的嘴唇和烟雾缭绕的房间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、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  可现在他站在这片花海里,眼前是春色盎然生机勃勃,他却开始思念起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莫名其妙。”他这样想到,转过身沿着原路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 那天半夜,他又一次惊醒过来。房间里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“什么都没有,”他安慰自己,“真的什么都没有,别自己吓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在喘息中突然回想起白天的花海,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些什么:
        “勿负良辰,勿负良辰呵!”
        “春宵苦短日高起,莫待无花空折枝!”
        “时不我待啊,时不我待!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等了!别等了!及时行乐!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每一朵花都悄悄地在他耳边窃声私语着:别等了,他不会回来了。去寻点乐子吧,他不会回来的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总有这么一天的。”他盯着墙上的合照仔仔细细地看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总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他叹息似的重复了一遍,又躺下去睡觉了。
    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现代文阅读是《锈损了的铁铃铛》,说实话,一周目真的是一脸懵逼,真的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