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也。

每一场完美的谋杀之前,都会有一场完美的爱情。

致命妄想力*(3)

活着好难 活着好累 活着好痛苦

如果血缘的终点是抛弃,又为什么要用谎言哄骗我十八年?

一个男人只用了四个月,就一巴掌扇碎了我十八年的美梦。

真稀奇啊。

哈,原来我这一周所有的快乐、兴奋、放松,统统都是假象。

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骗我了?

我宁愿我从来没有出生过。

我记得她说过:“我就是自作自受才生了你。”

那就由我来终结这个错误吧。

我掏出了刀,放上手臂。

“再见。”

评论